不仅仅成为连通长三角地区的桥头堡

2020-11-20 20:09

事实上,长三角区域一体化的步子,从7年多前就已经开始迈出了。

此外,三省一市还合力推进生态环境联防联控,共建绿色长三角:建立大气污染防治专项协作机制,积极参与太湖流域水环境综合治理。同时,还加快交通能源等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夯实一体化发展基础。完善区域创新合作机制,为区域发展提供动力支撑,启动实施了长三角科技联合攻关计划,三省一市每年共同开展项目征集,围绕区域共性技术问题开展联合攻关研究,为区域内电子信息、医疗、先进制造、食品及公共安全、环境污染预警、防控等提供技术支撑。

文俊是上海一家外资文化公司的副总,平均每周回一次合肥与孩子和家人团聚。近两年,随着公司业务的不断拓展,以及上海加大对文化产业的扶持力度,再加上上海优质教育资源的吸引力,他和家人已开始筹划起迁居上海的打算。

“比如,在开放型创新网络方面,上海要强化创新思想策源、知识创造、要素集散等功能,促进形成以上海为中心、宁杭合为支点、其他城市为节点的长三角城市群网络化创新体系建设;在交通网络体系方面,上海要打造成为国际性综合交通枢纽,提升综合交通枢纽辐射能力,促进以上海为核心,南京、杭州、合肥为副中心,以高速铁路、城际铁路、高速公路和长江黄金水道为主通道的长三角城市群多层次综合交通网络建设;在深化改革开放方面,上海要发挥先行者和排头兵的作用,探索建立自由贸易港区等方面率先突破,加快探索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新经验新模式,形成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的体制机制和发展方式。”

十三五开局,正是上海加速长三角协同发展、发挥”龙头“引领作用的关键之时。

上海市发展改革委副主任阮青告诉记者,上海将进一步加强对空间、人口、资源、环境、产业的统筹,牢牢守住“人口、土地、环境、安全”等四条底线,推动城市发展从规模扩张向精明增长转变,推动城市空间格局从行政圈层式向“网络化、多中心、组团式、集约型”转变,更加注重补齐短板、促进城乡发展一体化,提高超大城市建设管理水平,整体提高城市发展的软实力。

“上海如何对接长三角城市群建设?我们有三个任务——服务、平台、主动设置议题。”上海市副市长周波表示,“没有长三角,上海就不可能有今天的地位,所以现在我们要为长三角做好服务。当然,能够做好服务也是要有水平的。”他认为,作为一个平台,上海作为外资的总部很重要,通过上海,投资可以投到长三角地区。“不能老是和兄弟省份做一样的东西,否则我们的水平也不会提高,转型也不会成功。”

上海市发展改革委副主任阮青告诉记者,2009年以来,上海和江苏、浙江、安徽三省就建立了“三级运作、统分结合、务实高效”的长三角地区合作协调机制。长三角地区合作发展以专题合作组为工作抓手,按照精干高效的原则设立,并视合作任务需要进行动态调整和深化。目前,共设立了交通、能源、信息、科技、环保、信用、人社、金融、涉外服务、产业、城市和食品安全等12个重点合作专题。

若从空中俯瞰,上海虹桥恰处于长三角城市群“y”字结构交汇之处。从这里出发,乘高铁45分钟可抵杭州,67分钟可到南京,2个多小时可达合肥。飞机、高铁、地铁、公交、巴士、出租……密集而便捷的交通网络,使得虹桥商务区愈发凸显出大交通、大商务、大会展的“三大功能”定位,不仅仅成为连通长三角地区的桥头堡,更成为上海建设“全球城市”的新引擎。

为此,上海未来发展要与全球城市区域构建开放和高连通性的空间体系,加强与周边城市协同发展,形成互联互通的基础设施、联防联控的生态环境、共建共享的公共服务和统一开放的市场体系,建立健全多层次、全方位的区域合作体系,为全球城市区域资源要素流动和合理配置奠定基础。同时,上海要加快提升上海核心竞争力和综合服务功能,推动非核心功能向全球城市区域疏解,增强全球城市区域的聚合发展能力。

上海作为其中的核心城市,其自贸区推广即是最关键的制度层面的合作,对长三角城市群非常重要。“上海自贸区是在制度创新层面走到了全国前列,自贸区的重要性主要在于国际贸易,如果自贸区没有突破,中国很难走向全球。”郁鸿胜表示。

在《长江三角洲城市群发展规划》中,明确提出:“按照打造世界级城市群核心城市的要求,加快提升上海核心竞争力和综合服务功能,加快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发挥浦东新区引领作用,推动非核心功能疏解,推进与苏州、无锡、南通、宁波、嘉兴、舟山等周边城市协同发展,引领长三角城市群一体化发展,提升服务长江经济带和‘一带一路’等国家战略的能力。”

近日,人民网记者参与中央媒体“调结构转方式?长三角城市群调研行”专题采访团在沪采访,走进政府、企业一线,深度展现上海在着力打造改革新高地、争当开放新尖兵、带头发展新经济、构筑生态环境新支撑、创造联动发展新模式等方面取得的新成效、呈现的新气象。

“浦东新区引领作用”、“非核心功能疏解”的要求,正与上海出台的“十三五”规划,以及正在编制的新一轮城市发展战略不谋而合。

而要推动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世界级城市群建设,就要发挥上海的引领作用。

“龙头”的引领和带动作用如何体现?首先要以新定位来强化上海在长三角城市群中的作用,“强化全球城市区域的打造,发挥上海核心节点作用”。严军告诉记者,从纽约、伦敦等全球城市发展经验看,全球城市国际竞争力和影响力的提升,除了需要强化全球城市自身功能建设和软实力提升之外,更需要强化全球城市区域的支撑。而上海要发挥全球城市的核心节点作用,不断深化全球城市区域融合发展。

编者按:把长三角城市群打造成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世界级城市群,这是新时期新阶段的一项重大国家战略。以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为引领,持续在制度创新、科技进步、产业升级、城乡统筹、全方位开放、绿色发展等方面走在全国前列,这是中央赋予长三角地区的使命和责任,也是长三角自身发展的必然要求。

按照《长江三角洲城市群发展规划》,长三角城市群将建设成为面向全球、辐射亚太、引领全国的世界级城市群。“上海作为长三角城市群的核心城市,就要发挥龙头引领作用和辐射带动作用,带领长江三角洲城市群参与全球竞争。”上海市政府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严军说。

在陆家嘴一家金融公司工作的朱晨,今年刚在苏州购置了一套新居,开始了他和新婚妻子的“双城生活”。平时在大楼林立的上海金融cbd上班、周末到环境安逸的苏州生活,而花费的不过是开车1个多小时、坐高铁20多分钟的“代价”,这样的节奏让他很享受,更因此而萌发了到苏州拓展新业务的想法。

如今,在上海像朱晨、文俊这样的人越来越多,便捷的交通和更多的工作机会,把他们的生活和事业,正不断地从上海等地扩展到长三角甚至更大的范围。

“长三角区域协作起步较早,基础较好,目前范围已从苏浙沪扩展到苏浙沪皖三省一市,长三角城市群也从早期16个扩展到26个。”上海市委副书记、市长杨雄说,在长三角,企业、资本、人才等要素已基本实现自由流动,创造了良好的发展环境。

“上海将和苏浙皖三省一起,全面贯彻落实中央决策部署,坚定践行新发展理念,继续深化相互协作,加快构建要素有序自由流动、主体功能约束有效、基本公共服务均等、资源环境可承载的区域协调发展新格局,共同谱写‘十三五’长三角协同发展的新篇章,为全国经济又好又快发展作出更大贡献。”对于肩负国家战略使命的长三角城市群未来前景,上海市委副书记、市长杨雄充满信心。

今年6月,国家发布的《长江三角洲城市群发展规划》提出,长三角要培育更高水平的经济增长极,到2030年,全面建成以上海为中心的,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世界级城市群,其中就明确提出“上海要提升全球城市功能”。而在上海的2040年城市总体规划中,“全球城市”作为上海未来发展总体定位更已形成了共识。

2012年,在上海的倡议下,长三角地区发起设立了长三角合作与发展共同促进基金,通过公开招标的方式,研究解决长三角合作与发展中的共性问题和主要“瓶颈”。

上海社科院城市与人口发展研究所所长郁鸿胜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上海在长三角城市群的核心地位在于其自贸区经验和“四个中心”引领作用。“长三角城市群作为全国最大的城市群体,经济效益高、要素流动快的区域,是国家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的依托,也是最能体现影响力的城市群。”

“现在新上海人,来自安徽的超过30%。”上海市副市长周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长三角城镇间联系密切,区域一体化进程相对较快。上海面临着人口老龄化的问题,但随着长三角一体化,年轻人可以进来,养老人口在长三角周边有很好的去处。实现人口的动态平衡,弥补老龄化的动态不足,这就是区域一体化的好处。